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之感悟】(01-03)【作者:之湄】
【性之感悟】(01-03)【作者:之湄】
字数:6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章:A

  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个网友。我15岁时有了自己的第一个QQ,他是我比较早的网友,印象中可能是从聊天室里加的。那个年纪正是女孩叛逆的时期,觉得父母亲人都不够了解自己。遇上了一个很聊得来的朋友,就天真的当做了知己,他大我10岁,我把他就当做了知心哥哥。他在外省打工,却是我邻近城市的人,在聊了近2年后的一天,他告诉我说在我们这个城市里出差几天了,问能不能见见我,我答应了。

  见面是周六的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气氛相当融洽,于是又受邀去他住的宾馆继续聊天。那年我17岁,正读高三,虽很单纯但女孩的本能,是有过对可能发生危险的担忧的,去宾馆会不会发生什么我想到过,但女孩总是感性的,尤其是当时我完全不谙世事,我愿意相信这个大哥哥即便是对我有想法,也肯定不会违抗我的意志强奸我。

  我们聊的很投机,一直到下午4点多,他有了些倦意,我起身要走,他极力挽留,说酒店里两张床,我也可以休息一会儿,晚上他还要继续请我吃饭。这一刻我已经感觉到了些异常,但鬼使神差的,我还是答应了晚上吃过饭再走。是相信他不会违背我的意志?还是我的内心里并不抗拒他?我搞不清楚,我的脑海里确曾闪过一个念头,即便和他发生点什么,我们也是情投意合的,做他的女朋友也未必就不可以吧?!但我确定的是,即便要跟他发生性关系也绝不能是在今天。
  ……描述的很矛盾是吧?女人,有时就是一个矛盾的存在。

  我静坐在床边,A却并没有去睡,气氛瞬间就沉寂了,我更加确认了内心里的预感,我有些恐慌,并且有些后悔为何没能坚持离开。男人果真靠近了我,抱我在怀贴着耳朵说着喜欢我的情话。我的心狂跳不已,却也不知所措,只是双手挡在胸前防卫着。男人要亲吻我的唇,我本能的躲避着,却被他推倒在床上,他还是吻住了我,犹如触电般的感觉并没有减缓我的紧张。男人不住的说着情话,不住的吻我的唇,他的手尝试去拉我的衣物,被我死死的拽着……

  纠缠了许久,我的心开始崩溃,我哭着说我也喜欢你,喜欢和你说话聊天,但不喜欢你这样……哭是当时情绪无措的宣泄,虽然还未经历过爱情,但我幼小的思想并不保守,我早就幻想过,当遇到那个让我心动的他时,会把初夜早早献上,做他性福的小妻子。

  他并没有停手,仍就剥光了我的衣物,我的抵抗不再有力量,在我的哭泣中,他握住了我并不甚突出的乳房。问我是不是还没有经历过,我委屈着说当然没有,于是他更加温柔,不停的叫着宝贝,说着情话,吻着我流泪的脸,抚摸我颤抖着的身。直到我有些湿润时他才扒光了伪装,露出了腰间狰狞的长物。我不安,我恐惧,我并没有交出初夜的心理准备,但我明白,我的处女身将要丧失。

  应该说,他还是比较温柔的,他在我的身下垫了条的毛巾,然后便插入了我,很疼,如果刀划般的疼痛,我一直不停流泪,他不停的吻我,缓缓的动作。好在并没有太久,他便射出了精液,内射……

  看着毛巾上鲜艳的血迹和我身体里流出的斑斑精液,我又一次的痛哭不已,他抱着我不停的说着情话,温柔的话语软化了我,木已成舟,我十分委屈但也乖乖的蜷缩在了他的怀里。

  他不住的抚摸我,没多久,我就又感觉到了男人的坚硬。他试探着又摸向我那里,我说我很疼,他说他也很心疼。又纠结了片刻,他趴了上来。我说你要是想了就弄吧,我忍着……

  他不停的吻我的唇,揉我的胸,动作确实很温柔,撩得我有些小荡漾,但随后就又是那种撕裂般的疼,我抱紧了他,这一次,他持续的在我的身体里抽送,足有十多分钟吧,才又一次在我身体里射了精。而我,还是只有痛,我强自忍着,指甲却在他的背上抓出了条条印痕,在他的精液再次射进我身体里的瞬间,我仿佛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他没有强要我留宿,却要求我第二天还来找他,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今天的遭遇和我幻想中的并不一样,我很受伤……

  走到大街上,我强忍着泪水,看到了身边经过的一对对男女,我都会忍不住去想,那个男的是不是也已经,把那个坚硬的,恐怖的东西插进过女人的身体……男人,好可怕……

  第二天我还是赴了约,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已经失身于他,他抱住我心肝宝贝儿的叫着,说着不忍心却又一次的把那东西插进了我……也还是疼,但比起昨天晚上又有许多不同,我不用再咬牙忍着,而是咿咿呀呀的出了声,那呻吟,似乎可以减轻些痛楚……

  跟他后来还有过几次,但除了发生关系,感情没有更进一步,我只是他猎艳的对象,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当时结没结婚。

  对他也说不上恨吧,只能说当时太过单纯,用自己的初夜交了与男人交往的学费。但不可否认的,失身太早对我后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这里要劝劝狼弟们了,如果遇到女友还是处女,请珍惜她吧,给她一个靠得住的未来,让她活在自己织就的鸳鸯梦里,是种傻傻的幸福(但好像,现在这个社会,能这样傻傻幸福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第2章:B

  高三下学期,生活基本就是复习、模拟考试,再复习、再模拟。头次模拟考试成绩出来后,我有些傻眼,我其实是考出了自己的正常水平的,参考往年,也就是二本线上下,想上个凑合点儿的大学是比较困难的。就在这个时候,B向我递出了橄榄枝,表示愿意帮助我复习。B对我有好感,我多少是有点儿感觉的,我曾用不在高中恋爱拒绝过追求者他也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我是没有拒绝帮助的理由的,并且确实的,在他的帮助下,我的学习是有了进步的,二次模拟我的成绩提升了30分。这让我欣喜若狂,我要请他吃饭以示感激,他涨红了脸说不用,并且结结巴巴的表达了想亲我一下的意愿,他其实并没有说出口,但我明白了。

  当时已经放学,教室里几乎没人,「你是想要这个吧?」我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轻快的Kiss。他欣喜若狂,之后每天都辅导我到最后一个以方便换取Kiss。
我们并没有明确男女朋友关系,他也是单纯的,我们只有过拥抱和浅浅的吻,他仅有过一次想把手伸到我胸部的动作,被我拒绝后便再没有过造次。

  可能同龄人更易于沟通吧,反正在他的帮助下,那年的高考我发挥的极好(相较我当时的学习)。次日回校估分印证了我的预感,我的成绩应该在一本线上下,能够上个凑合点的学校了,而他的发挥相较于他之前的成绩只能算一般,虽然仍可能会高我30分。

  我们散步到了公园,「我要请客表示感谢,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吧」,我笑吟吟的看着他(坦白说,B并不算一个太外向的男孩,但我感觉他的情商应该是正常的,他应该会要我,而我也打算把自己给他,如果……我没有失身的话肯定不会送他这么大礼,但我不是处女了……如果他不介意,我愿意做他的女友,即便他嫌弃,这也是我能给到他的最大的礼物了,我们就此不相往来。)。

  B抱住了我,手又一回的伸到了我胸前,「不可以」,我阻止了他,看到他难掩的失望,我又柔声道,「在公园当然不可以,如果你真的想……去开房间……」

  他激动的跳将起来,但旋即便黯然了下来,他出来并没有带多少钱,「我有~」,我确实带了钱,因为考前半学期的优异表现,父母对我相当宽容,当然也包括财政。

  在那家小宾馆里,B扒光了我并与我赤条条相见,他显然还没有碰过女人,努力到冒汗也没有能够占领我。几乎是在我的引领下,B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那个下午,他要了我5次,一次比一次的表现要好,但我并没有尝到高潮,当然,也并不再象和A时的痛到我全身绷紧。从宾馆离开的时候,B的脚步是虚浮的,我的大腿根也有一些酸软。

  分开前,我向他表示了感谢,我说唯有以身相报,但如同你现在知道的,我并不是个好女孩,我们以后就不联系了吧。他哭了,几乎要跪下求我,要我别离开他,他愿意好好爱我,将来娶我当他的老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听到有人愿意娶我,虽然还很遥远,但我还是有些小感动的,我答应了做他的女友。后来的发展印证了,他当时应该并没有理解我想表达的意思「爱我就别介意我不是处女……」

  那个暑假,我们都在做爱,隔上一两天我们便幽会一次,见面就去开房,由于很少能在外过夜,所以我们抓紧了一切时间来做爱,3次算是少的,5次也不算稀奇,人生中唯一的一夜7次也是那个时候发生的。青春真的是精力旺盛。
  虽然是我引领他成为了男人,但他显然比我更具有探索精神,以后的每一次几乎都是他主动,他甚至买了本新婚必读,然后拉着我尝试各种姿势。我还是比较配合他的,但初涉人事难免还是有些难为情,总有些放不太开,疼痛已经不再有,性快感也已经偶然尝到,但更多时候,做爱还是出于对男友欲望的满足。
  补充一条,头一个月,我口服了避孕药,后一个月里,我逼他去买了避孕套,并从那时起开始坚持计算安全期。说说避孕药吧,老妈在高考前买了一个周期的短效避孕药,劝我不要难为情坚持吃,说那药能够缓解我的痛经,她已经替我考虑到了,高考那两天我的例假还没结束。

  我不敢告诉他,自从和A有了性关系,曾经无比折磨我的痛经减轻了许多,我不能肯定是和性有关系,我欺骗了老妈说药我会坚持吃,但其实我藏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有了用身体报答B的想法。

  我的成绩确实过了一本线,但信心不太满的我第一志愿还是报了本省的一个还算不错的二本院校。B放弃了曾经向往的北京上海,报了邻省的211,据他所说,
是不愿离我太远。

  上大学后就是劳燕分飞的日子,我们差不多要一个月才能攒够探望一次的钱,但我觉得心理有一个人可想是幸福的。直到寒假,我们才聚在一起激情无限,我还尝试了给老妈说我恋爱了,但探得老妈口风后我不敢再说下去(毕竟当时我还不足19岁)。

  下学期的开学,我们在车站依依话别,我流着泪告诉他,等我们毕业后我就嫁给他,做他的好妻子。但我没想到,那天其实也是我们分别的日子。

  那是2003年,我攒够了去他那里的钱时,非典严重了,学校封闭起来不再让外出,我们只有在电话里诉说着思念。我发现,他主动打电话的频次越来越稀,终于有一次,我找不到他打到宿舍时,一个我曾经见过的舍友悄悄的告诉我,他和Xxx在约会……

  这是我情感上遭遇的第一次挫折,我久久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直到我联系上C并质问他时才确认,他们不仅在约会,而且已经上过了床。

  坦白的说,我和B的上床只是出于谢意,我并没有想和他发展感情,我觉得不是处女的我配不上他。如果没有后续,我对他仍会留有谢意,毕竟没有他,我很难上到本科院校。

  可我们爱了,他的甜言蜜语以及他对我身体的疯狂索取都让我认为是爱到极致的表现。我已经习惯于他的「爱」,并且我也在用身体向他表达着我的情感。
  我们做的是爱,可他怎么能跟别的女孩……那时的我信奉的是爱情纯净主义,没有情的性,和动物交配有何异?

  两年后快毕业时,B找过我,表达了想兑现毕业后娶我的诺言,他解释了当初的过往,女孩先表白,寂寞的他本来是想玩玩暧昧,但已经在我身上得到锤炼的C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女孩撩上了床,那女孩说被他夺去贞操要他负责时他傻了眼,他们纠缠两年才终于了结。

  他哭着追忆对我的思念以后回想着我们的美好过往,希望能再续前缘。这一次我没有被感动,我仍然无法接受我的爱情世界里,有过这么恶心的苍蝇,我拒绝了他,并且感觉狠出了口心。

  写这些文字时我想过,B其实不算个有魄力有担当的人,他智商还可以,情商一般,毕业后回我们老家的一事业单位里过着还算惬意的日子吧。他他所说的话我现在是相信的,他当时对我也确实是有感情的,如果换做现在我肯定会答应他,也许我们就会朝着婚姻迈步,走不走得到一块儿,或者能不能幸福是不能假设的。不过以我们当时的心性,我非处女,他有外遇,这个伤疤会被常常揭起吧!
               第3章:C

  该拉个配角出场了。大二的国庆节,我没有回家,舍友燕子拉我们去蹦迪,我的性格原本是不喜欢这类场合的,但耐不住舍友们相劝于是去了。当嘈杂的音乐响起,于摇头晃脑间确实能暂时排解掉积郁的情结,于是那个假期燕子去了四晚。第三晚我没有参与,第四晚舍友们累了燕子没拉到陪同,于是软磨硬泡下把我拖了去。

  迪吧里有两位男士请我们喝酒,正要推掉,燕子却和其中一人打了招呼,于是上了一打啤酒。燕子伏在我耳边道,人她并不熟,曾经请她喝过酒。女人天然的戒备心理让我觉得跟他们接触不妥,但燕子不以为然道,任他们有多少想法,主动权在女人手里,耍一耍这帮贱人(她也是个受过伤害的,男人就是贱人一直是她的口头惮)有什么大不了。

  于是那晚,那俩人灌了我们不少的酒,我百般推辞,也喝了有两瓶吧(他们是有分工的,有个主攻燕子,一个更多的对付我)。不过在燕子早已舌头变大之时我还相当清醒,甚至我觉得比没喝酒时还要清醒,我屡劝她早回宿舍都没有效果。其实那天她并不是有什么想法,只是喝兴奋刹不住车的表现。我几次威胁抛下她回去,但终没有离开,不是怕她说我不仗义,只是丢下她,鬼都能想到会发生什么。

  夜半出了迪厅,燕子象个兴奋的疯子(女人醉酒真的好可怕),我无法架她回去,而且这状态回去也会被宿管阿姨骂死,于是我错误的接受了C开房送我们休息的建议。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详叙了,那天晚上,我和燕子被分到了两个房间。我有过抵抗但于事无补,C扒光了我,仔细的抚摸着我的私处,称赞有加。后来我明白,那其实是检查我是否干净,我拒绝了他不用套套的想法,也以不会为理由拒绝了他的口交要求。他倒也没怎么勉强,只是在我的身体里发泄着欲望。

  我的感觉?不同于男友的迅猛,似乎更显悠长,但与陌生男人做这种无爱的性,我很难投入,始终处于被动承受的状态。早起时梅开二度,他似乎更显神勇,我也终于有了些感觉,但当他拔掉套子,把精液射在了我的肚皮和乳房上,我……开始有点恶心。

  第二天我和燕子都保持了沉默,对舍友们我们撒谎说去网吧泡了夜市。本以为这只是生活中极小的插曲,但没想到,插曲出了第二章,半个多月后,燕子紧张的告诉我,她的月事儿没来。

  「那天?!」我猜到蹦迪那晚,她虽然常和网友调情,但她并没有过夜不归宿,只有那晚……

  「你没让他戴套么?」

  「那天喝大了,没太坚持」她小声道:「后来醉倒就不记得……」

  「My god……」

  我俩纠结了一周,试纸上相当清晰的两道杠确认怀孕是无疑了,接下来打胎也是必然的,并且越早越好。可我们没有钱,并且,我俩都没脸皮去找医院咨询,这事儿本应该是男女当事人办的,但燕子根本就没那人的联系方式。于是,我去查了通话详单(C给我留过纸条被我当天便丢了,他在一周后给我打过次电话,我才知道他用我的手机拨过他的号码,我拒绝了他的邀约,并且删掉了通话,我当时很担心被纠缠骚扰),给C拨了过去。

  听我叙述完了过程,C显然没有了初接话时的热情,他答应帮我们联系他朋友后便结束了通话。第二天,C约我去上次开房的酒店,我去么?我又确认了下,是要我一个人去,那男人不愿再出来,拖C把钱转交我。

  去酒店?鬼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坚决拒绝,燕子苦苦哀求,我最终同意陪同她去。但到了酒店门口,燕子又退缩了,C约的是我,我去好好给他说说,如果他不给或者有危险,她再进去。既然已到了酒店,我报着舍己为人的精神进了房间。C先是听我叙述了燕子怀孕的情况,表示他朋友不大情愿但经他劝说也出了钱。后面的事就没有意外了,他没把钱给我,而是先推倒了我,我放弃了呼叫燕子的想法,反正和他发生过了,无非再多一回,还能怎么样呢?!

  我象个妓女般的在C指导下完成了交易,完事儿后C给了我500块钱,他的朋友只愿出这么多。我不知道这钱够不够,我也不会讨价还价,有总比没有好吧,我收了钱准备离开,C却拉住了我。

  「这500你也拿着」C又掏了500。「这……算是嫖资么?」

  「别说的这么难听,这钱是给你的,如果燕子有用到,你不得帮她么?」C把钱塞进了我口袋,「如果是嫖,你这技术?我不出嫖资还得投诉你的服务,妓女也是个技术活……」

  妓女还是个技术活?我回味着他的话,而他继续说着,做为朋友,如果我们没有找好医院的话,他有朋友可以帮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向他表达了感谢后离开了酒店。

  应该还是要感谢他下吧,他介绍的是家正规医院,这让我俩免去了不少难为情。还算顺利的把胎打掉也并没有花多少钱。手术是无痛的,但燕子出来时的虚弱还是让我颇受刺激,于是那以后,我是更加注意生理期与避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