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终末的棋局】(01)【作者:绯红(kevin agreas)】
【终末的棋局】(01)【作者:绯红(kevin agreas)】
字数:31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琐事如云,无处放晴。

  每个人的每一天多少都会从日常中冒出一些变故,而这些时好时坏的「不速之客」构成了单调人生中的大麻,让现代人产生了一种拥有独立人格和别样生活的幻想。

  实际上,坐在工作间为资方服务的他们和数百年前扛着锄头替地主干活的农民也未曾有多少区别。而假使更加发散些,人类社会的等级制度和蜂群又是何其相似呢?

  好吧,鉴于既想以客观的历史观示人又爱自我吹嘘的BIGBRO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述的牢骚还是停留在大脑里为妙。可即使是这样,还有「思想犯」一词作为后备。

  合上手中过时的硬抄本,19岁的理查德长舒一口浊气,入职「联盟」已然3年,作为罕见的双料人才,他结束了关于初阳成员「小发明家」的死亡调查。经过推敲整理,他会在一周后向上级提交一份详细的报告。

  「你确定查理就是那具干尸?」

  「错不了的,DNA测试和牙医记录一致,缺失的指纹和掌纹经过恢复相似度也在93% 以上。」

  负责「透镜」理查德安全的是凶级能力者「霹雳」,两人皆是一头黑发黑眼,区别在于我们的智将来自德意志,而较他年轻1岁的保镖则出生于遥远东方的神秘古国。二者的交流不得不选用英文这一国际语言。

  「算上先前PASSION的失踪……和更早之前THUNDER的叛变,联盟会对初阳进行整改了吧~ 」

  「政治斗争不属于我的研究范围,我关心的是本案的……一些细节……」
  「连透镜都搞不明白的问题,我还是不知道为好。」

  「也没什么……我重新调阅了渥太华机场的监控,发现查理在上飞机前在厕所中停留的时间过长。我怀疑他那时就中了什么手脚,以致于他登错了飞机,自己却没感到异样。」

  「催眠、挟持?还是……叛变?」

  「伦敦方面的监控已然被彻底删除,在无法复原的情况下,我认为结论不应过于武断。假设查理被控制,而眼下又已死亡,只能说……凶手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而最有嫌疑的便是那位神出鬼没的罪犯……竖锯。」

  「先生,你有订过外卖吗?」

  门卫的呼叫从显示屏中打断理查德的讲解,对视一眼,搭档二人决定一探究竟。

  从基地中心到门口安检站少许耗费一些时间,经验丰富的少壮派可不同于初阳那些菜鸟,自然是完事求稳。

  繁复的检验未能从中发现什么危险物质,可出于安全考虑,霹雳让门卫扣押住六神无主的外卖员,再缓缓揭开披萨盒盖。

  内衬上干掉的番茄酱留下了如下字句:HELLO,RICHARD。
  IWANNAPLAYAGAMEWITHYOU。

              JIGSAW

  披萨饼上的图案是一副糟糕的肖像画,上边的芝麻糊形成乱发,下方的猩红酒窝间以一根弯曲香肠构成一抹诡异的狞笑。

  从「嘴」中抽出只露一角的纸条,霹雳抹掉油污,将信息念了出来:「第一个提示:那些本应该在你蒙难时施与援手的人往往是你忌惮已久的恶魔。」
  刺耳的警笛立时响起,那是外敌来临前的最后警告。

  复仇智械突袭!领军者……散华!

  MOTHERFUCKER!

  默契在此刻空前一致,理查德冲向档案室抓取这几周的工作成果。纵使尚不清楚那恶趣味的竖锯与这起袭击有着多深的联系,身为「透镜」,他得尽己所能,捍卫他的职责。

  费城总是四季分明,夏天那闷热的气候让人在街上难以放开HAPPY。
  要是再下些雷雨,宝贝,我想还是窝在家里看看NBA夏季联赛来得有趣。
  离沃顿商学院不远的第二大街上近日开起了一家甜品店,没人意识到那片空地究竟是何时才出现了这栋建筑。

  说来也怪,哪怕是冰激凌大卖的季节,也不曾见门口那块「停止营业」的牌子摘下。这种行为仿佛是故意向旅美的交换生挑衅一样,毕竟也只有他们在这个时段一直来往于此,干着些没有营养的「交流活动」,又冠之以学习之名。
  不过鉴于人类社会的虚伪到处都是,上述行为亦不必再行着墨。

  那日,甜品店阁楼上传来了拖鞋和人的脚步错位频频的声音,借此可以轻松推断出懒惰的店主堪堪起床,而且多半还抱着些起床气。

  「WHO?」

  略哑的嗓音指出昨夜熬夜的程度不小,肤色与其说是洁白,倒不如讲是病白更为恰当。

  「不好意思,我想看看你的营业和纳税证明,我是州商业委员会……」
  来者尚未说完开场白,便为女店主那十三四岁的年龄所惊讶。

  「不好意思,我无意冒犯,不过还是请你家长出来说话,LITTLEGIRL。」

  「首先,作为一个诈骗犯,你的破绽来自于口音,宾州人从不像你那么卷舌。作为一个基本的业务员,身份是本地人的概率是很大的。就算是其他州的移民,为了业务也会用标准的发音,而不是一口西海岸佬的腔调。」

  女孩黑着眼圈,有气无力地边泡牛奶边说出了上述论断。

  「其次,你拿在手上的证件伪造得相当劣质,我想在这个时代,就是个小学生也会辨认得清磁条卡和IC卡的区别。虽然财政匮乏的州政府为了节约考虑,仍保留了一定数量的磁条卡流通,但那也仅仅局限于50岁以上的员工。我建议你下次把妆在画得老一些。」

  惊讶到震惊的距离不比震惊到恐惧短多少,可为生计所困的男人不得不在莫名的压力下颤抖。萝莉背对着他,似乎对着一面镜子在安然化妆,可她那犀利的言语丝毫没有卡膛的迹象,以口中火力抒发着起床气。

  「最后,你要是想掏出侧袋里的点二二,我劝你拿枪威胁的时候更加稳健一些,再怎么也得比你那件失业后就没洗过的焦黄衬衣领子整齐吧,卢瑟先生。切~ 真是老套~ 」

  枪口的震颤无碍短距离的射击,子弹洞穿少女的后脑勺……在脑组织里翻滚出拳头大小的窟窿。大口喘息,首次抢劫杀人的罪犯因为肾上腺素的飙升而紧张万分,翻过吧台的他直扑收银台,不稳定的蛮力一时半会儿连收银柜都无法打开。
  「哎,我还以为无纸化货币的社会里不会再存在抢劫【现金】这种犯罪行为的产生呢~ 看来自半个世纪前、特主席上台以后这个国家的确没救了呢~ 」
  懒散的语气迟了几秒响起,却让惊悚片的氛围一跃而成了恐怖片。

  男人跌倒在墙角,手足连支撑身体的力气都丧失得一干二净,无意识地伸缩着,不可置信地望向声音地来源。

  「我这几周没有营业额,你就是真想抢劫,那也得留我一命再灭口啊。现在的犯罪者平均执行力素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搞得设计犯罪活动的顾问们难办得不行……」

  费力地把大脑残渣塞回脑后的开口里,以血迹画完酒窝处螺线的竖锯阴恻恻地发问:「把我的早餐时间破坏成这样,还差点让外泄的能量夷平半个费城,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是该叫条子来吗?嫌疑犯先生。」

  30分钟后……

  一位赤发女子的光临再度打断了女店主的休息,不过那人进门的第一句话是:「烤炉里是什么?味道那么冲?」

  「尽管你是AI,但由于你的伦理模块的可读写程度已经相当接近于人类,所以我觉得你不想知道。」

  「叫我散华就行……」智械执拗地回应,正如JIGSAW的论断,火发御姐那轻微不满的表情惟妙惟肖,是她真实情绪地反应。

  「以权术财富划分阶层和种族信仰界定异己的人类为荣,以信息流通、众生皆一的智械为耻……嘿嘿嘿……不愧是人类的造物……」

  咬碎叼在口中的棒棒糖,扎出一个马尾掩盖脑后复原如初的伤口。见散华的脸色转冷,恶趣味适可而止的竖锯轻语:「我们的合作可以继续,你们在东亚可以试着和罪恶费洛蒙联手……至于它的疑惑,也将得到满足……比如,我为什么要给予人类制造它的技术……又比如……它在未来的定位……」

  转身套上手套,少女从烤炉里取出血色的番薯烧,享受地品味诱人的香气。
  「你这身兼杀人魔王和阴谋家的疯子真叫人作呕……」

  「历史这种婊子么……就是由杀人魔王、阴谋家和疯子决定体位的,你就是再有意见,我也没办法更改起初的设定,A~ I~ 小~ 姐~ 」

  翘起二郎腿,竖锯随手翻阅着昨天没看完的腐向动画,无所收货后点开一个奇怪的暗网链接。

  「快走吧,歌剧即将收尾,我得品尝最后的乐趣。」

  用力地摔门声后,孤芳掩面,连连冷笑:我呀,最爱人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